博文

  学生信息

  姓名:李嘶嘶

  院校:内布拉斯加州立大学林肯分校

  专业:平面设计

  有人说,兜兜转转,人生总会回到最初的地方。就像是当初,忙于学业没有时间继续艺术爱好的我,填志愿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机遇回到了设计这条路上。而在高三时,推脱了父母出国建议的我,在大二结束的那个暑假,还是背上了去美国的行囊,成为了饱受争议的“留学大军”中的一员。在我的大学——内布拉斯加林肯的第一年,与大部分第一年初到新的环境的小伙伴一样,都是在新奇的探索与认识各种朋友,适应不怎么紧迫的学习氛围与体验中美差异中度过。平时认真上课,偶尔参加活动,假期还能到南美的海滩晒太阳,到邻近加拿大的雪山滑雪泡温泉。可是,留学的生活真的不只是那么简单而已。

  “出国留学到底值不值?”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爱问的问题?父母在我们是身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钱,两年、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时间与精力的投入,异乡的一个个漫漫长夜,陌生的面孔与环境……是什么让我们顶着无数考试,论文,演讲的那犹如国内高考般的压力,坚持留在了国外?我的答案是——对真正的自我的追寻。

  因为我是转学生的缘故,所以我的留学生活只有短短两年半的时间。但是,就是在这两年半的时光里,我看待人生择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这两年中,我就见证了自己的成长,不只是生活上的独立,而是从心底里真正的独立。真正的知道,我是谁,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以前我总觉得,生活上的大小事情我都可以自己做,不用麻烦别人,就是真正的独立。搬家我可以自己搬,车我可以自己开,我能做的一手好饭,我的生活不需要别人来帮忙和插手,不需要父母来操心,这就是独立。甚至很多时候,我还刻意拒绝别人的帮忙,就为了显得自己很独立。可是后来我发现,在很多事情上,我根本就还没有长大。压力大了,受到挫折了,我第一时间是打电话给父母哭诉,千方百计的和他们描述我的遭遇,希望他们理解我。而由于年代和生活方式不同,我感到他们无法理解我时,这些崩溃的情绪全都转变成愤怒。我哭着透过电话对着他们大喊,责怪他们根本就不理解我。就在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两次后的一个下午,我挂了电话,趴在床边上哭了半个多小时。当我冷静下来,第一次觉得,他们做错了什么呢?他们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而且他们肯定已经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尝试着去理解我了,我这样子和是一个喝不到奶而哭闹的婴儿有什么分别?

  长期以来,我总是喜欢报喜不报忧,每次都跟父母打哈哈,让他们觉得我在外面过的很好,学习没有问题,美国人都很nice,食堂的工作也轻松。我一直以为这是一种孝顺一种高情商的表现。可是却在每次情绪洪水决堤的时候,丝毫不顾及他们的感受,狂风暴雨般的发泄。从那天以后,我经常会给他们打电话,聊一聊我生活之中发生的一些不愉快,比如,我今天和Uber司机吵架了,我发现我跟人吵架的时候英语说得比啥时候都六。今天老师上课,大家作业都不会写,然后就没交,老师差点哭了,一边发飙一边尖叫,I hate this place! I hate teaching! 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就很尴尬。慢慢的,他们也会跟我分享一些生活中的不如意,好像我们在生活以及亲子关系中的天平,在慢慢趋于平稳。我可以和他们在一个高度上对话,而不是一直想着,他们是我的父母,不让他们担心就好了。也是由于情绪经常慢慢的被释放,我的生活中也少了很多让我歇斯底里的崩溃时刻。

  如果我一直在国内,一直在他们的身边,以我们家的生活方式,我们是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坐下来,敞开心扉的聊天的。正是因为我们地理上的距离被拉远了,所以我们更要尝试着拉近心里的距离。

  留学的意义还在于,你会明白,能与你自己时刻相处,朝夕相伴的人,只有你自己。所以,我们需要学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与自己相处。村上春树说过: “身体是每个人的神殿,不管里面供奉的是什么,都应该好好保持她的强韧,美丽和清洁。”不仅是身体,还有我们身体里面供奉的心灵。身体健康是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会关注的问题,但是很多人却忽略了自己的心灵的健康。很多时候,心灵的健康是身体健康的基石。

  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过什么挫折,还有些完美主义的我,在美国的第一年倍感轻松。没有什么很难的课,也没太大的语言障碍,加上转学丢掉了一部分的学分,为了可以准时毕业,自信十足的我,一学期修了6门高阶的课程,同时还在食堂申请了每周三天的工作。没想到才第二周我就招架不住了。每天从早上8点上到下午5点的课,周末除了完成反复修修改改枯燥的设计作业外还要去食堂打工。重压之下的我,像是和魔鬼签订了契约,无意识的往自己胃里疯狂填塞食物。每天从学校回来的路上还在盘算着回去有多少作业要写,结果一到家,开门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冰箱,妄图用吃东西来逃避我需要写作业这个事实。但是东西总会很快吃完,作业还是在那里不增不减,所以我只能吃更多的东西。就这样,从六点吃到十二点,东西吃完了,作业还没写,只能熬夜写完。结果第二天起床因为睡的晚,再加上胃里的食物太多,整个人都是浮肿且精神萎靡的。一吃起东西就根本没办法让自己停下来,就这样两周过去了,我胖了差不多十公斤。慢慢的,我越来越讨厌自己,把房间里所有的镜子都盖了起来,看到反光的物件也特意的躲开视线。对什么好像都失去了兴趣,朋友约我吃饭,叫我打球,都不想去,最后连学都不想去上了。有一天下午,我偶然翻到了以前的照片,再低头看看满地的巧克力包装,还有空掉的吐司袋子与牛奶桶,坐在地上大哭了一场。等哭够了擦干眼泪,拿出手机预约了学校health center的心理辅导。

  通过和医生的交流还有万能的百度(我并不支持,小伙伴们在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去百度,不要学我,不要学我,不要学我)我知道了,我这个问题是属于饮食紊乱(eating disorder),万幸的是,只有超过三个月连续的暴饮暴食才会被确诊(确诊后还会被送到康复中心去,还得休学)我只是有一些轻微的现象,但是足够值得我重视了。我慢慢尝试着按照医生的建议去改变我的生活习惯,坚持每周去坐一次心理辅导。差不多半个学期过去了,这些情况都有了缓解。我并不能说,心理辅导对我起了太大的作用,反而是每次见完医生,我都感觉心里的一块证明伤疤被揭开了,而这是我软弱和脆弱的证明,很多时候,会心情不好的大吃一顿。但是,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与自己抗争的机会,这说明我没有完全被心里那个小我所沦陷,我在尝试着拯救自己。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还是会大吃,但是我按照医生说的,让自己慢慢坐下来,有尊严的专心的吃东西。或者叫上三五个朋友,找一个餐厅,吃个痛快。有时即使刻意的想躲避,也硬着头皮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一起自拍或是去买东西。我还是很在乎身材,在乎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觉得自己是个小怪胎。但是,这些让自己融入别人的生活的行为被我刻意重复一两次之后,我好像真正的快乐起来了,我学会了宽容自己,不再在大吃后责备自己,不再刻意躲着朋友,或是把自己包裹在宽大的t恤里面,我捡起了以前最喜欢的健身,运动,但不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身材上,而且把投射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面。

  这么多年,我倾听过别人的委屈,不满,难过,却忽略了自己的感受。而且,我这么多年只想活在别人的眼里,觉得自己得是个乖孩子,好学生,苗条漂亮又懂事的女朋友,才能得到别人的夸赞与奖励,从心底里自然就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在异国的无数个独处的时光里,我终于有时间可以找到那个被我藏起来的自己,然后抱抱她,对她说,那么多年,委屈你了。

  我接受自己是软弱的,是可以被打败的,偶尔也会犯懒,但这些都不要紧,洗个澡,睡个觉起来再把事情一件一件的解决掉。在审美多元化的美国,我也学会欣赏不同的美,接受不同的生活方式。也让我明白了,我得寻找属于我自己的美,而且我可以决定和争取我想要的的生活方式,而不是随波逐流,或是按照别人的意愿而活着。这件事情也让我深刻的明白了,如果你不能正确处理生活和工作中的压力,那你所追求的生活,工作,一切都会被你的焦虑抑郁烧成灰烬。等我们走出校门步入社会的那一天,压力只会有增无减。如果你学会与自己相处,好好地爱自己,那时候,你一定可以游刃有余的处理你的压力,然后转压力为动力。

  在后来的学习过程中,即使最后一学期,我面对准备毕业设计,找工作,自己DIY申请学校的压力都没把我打垮,我每天按部就班,不再像以前那样,贪心的什么都想要,适当的放弃一些东西,做自己最想要的最重要的。你会发现,最后兜兜转转,所有你想要的,总会尘埃落定的。感谢异国的时光,让我在生活的沙硕里,找到了那个隐隐发光的自己。

  也希望你在异国的时光里,学会享受孤独与苦难,学会爱自己。

  在文章的最后,放上一段视频,纪念那个独一无二的自己。

  学生简介:

  姓名:Z同学

  性别:女

  学历层次:本科

  GPA:3.6

  托福:87

  其他:建筑设计

  录取信息:

  入学时间:2019.9

  录取专业:室内设计硕士

  录取院校:普瑞特艺术学院

  办理过程

  Z同学性格很好,在申请过程中很配合我们。虽然加入我们时间较早,但直到申请高峰期Z同学的托福成绩在70分以下,这让一直希望孩子冲刺美国TOP30设计类院校的Z妈妈焦虑不已。在这之前Z同学从5月份开始几乎每一个月都参加一次托福考试,但却一直徘徊在75上下。也根据孩子的作品集包括孩子在专业方面的排名,我约了Z和妈妈一起过来最终确定选校方案,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沟通下最终确定决定提前批冲刺一下。

  心得感言

  你的期望有多高,努力就一定付出得比别人更多,所以不要放弃,只要有可实现得梦想,我们陪你一起追。普瑞特艺术学院(Pratt Institute)于1887年建立在美国纽约市,是著名的艺术类院校之一,它是一所应用艺术型学校(APPLIED ART),提供建筑、室内设计、平面设计、艺术设计、工业设计、时装设计、珠宝设计、插图、数字艺术、创意写作、历史、图书馆和信息科学等领域的教学和研究,其中,室内设计系排名全美第一,建筑设计系本科排名全美第七,工业设计系,平面设计系等享誉于美国。曾培养了众多的艺术类人才,其中不乏知名画家、设计师、建筑师、作家等。2018年的QS世界大学排行名,艺术与设计类专业排名(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Art & Design)全球第五,全美第四。在Niche排名中排到全美第6位(2018)。Pratt Institute在2016年U.S.News & World Report《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艺术学院排名中排名第9。其创作艺术硕士(M.F.A)学位在2016年美国best collage网站的25 best MFA programs in the country中排名第三。

  OFFER展示

  自我介绍

  杜  鹃

  立思辰中国TOP100白金级规划导师,资深留学规划师,拥有7年留学背景并以优秀的成绩获荣誉学位,从中学开始接受国外教育,了解留学生的学习生活和课余生活,曾任高端留学机构首席咨询顾问,工作期间连续多年被评为“咨询之星”“最佳口碑”等奖项。

  工作感言:从事留学这个行业多年,接手案例极多,善于分析院校需求点,擅长从每位学生的发光点着手,成就您的留学梦。擅长申请专业覆盖MBA,金融,会计,音乐表演,艺术设计,高分子聚合物材料,化学工程,影视编导,管理等众多专业,以最短的时间获取最理想的结果,为学生量身定做最合理的留学方案。名校申请成功率高,获得众多口碑推荐。真诚能推进的不仅仅是工作的成就,跟不同年龄段/不同圈子的客户成为朋友也是一种成就。

纽约布拉特学院|Pratt Institute

  学生简介:

  姓名:Z同学

  性别:女

  学历层次:高中

  GPA:3.0

  雅思:4.5

  其他:加拿大私立高中

  录取信息:

  入学时间:2019.9

  录取专业:12年级

  录取院校:达英国际高中

  OFFER展示:

  办理过程:

  学生在国内口语一直找外籍老师在联系,并且是个活泼可爱地小姑娘,她身边也有很多阿姨叔叔们家的孩子也在加拿大留学,读高中,想去加拿大读12年级,并且凭借自己的能力考取到影视设计类的院校,而且课余爱好学习街舞、象棋、书法绘画等。参加过国际性义工、曾在海外游学。并且家长和孩子对于学校的地理位置有要求,并且不希望孩子住寄宿家庭,更倾向学生宿舍。经过一个多月的院校对比,最终选定了口碑非常好的达英国际学院并获得录取。

美加白金级顾问杜鹃老师

  • 关注人气:36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