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留学顾问忽风龙老师

  • 关注人气:4091416

博文

  一个古老的国家,一支严肃的民族,却拥有浪漫主义的田野情怀,德国人对于乡村的设计和资源的配置,有着独到的坚持。

  德国工商业的快速发展,造成了农村人力大量外流,尤其在两德统一后,大量人口自东德涌向西德,加速了农村衰退。为了让人口回流,德国政府有系统地推动农村小区重建发展,让原本凋零的农村重新找回生命力。

  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境内断壁残垣,于是地方社团纷纷自愿投入整治家园的工作,最初是以植栽和绿化为主要内容,在「德国园艺协会」加入后,逐渐拓展为农村小区美化运动。

  一九六一年,德国联邦农业部更将该运动升级为全国性的农村竞赛,当年的主题是「我们的农村应更美」。随着时代变迁,二零零一年,增加了「我们的农村有未来」作为副标题,而如今,则完全以「我们的农村有未来」作为竞赛主题。

  从战后重建的必要性,演变至今日的永续发展基调,这种「由下而上式」的农村竞赛与时俱进,成为德国农村更新计划的滥觞。

  一九六零至七零年,一连串现代化建设的过程,将农村质朴自然的原始面貌,覆上一层厚重的都市气息:水泥铺面、道路拓宽、增辟安全岛、金属线围篱、混凝土墙……等。

  农村环境面临巨幅变迁,天然资源及物种流失,导致大雨过后淹水、交通安全及噪音问题也堪忧。这些骤变让欧豪村的居民重新思索:

  自己的住家环境

  该如何做才能兼具生态和现代化?

  德国位于北莱茵西伐利亚邦的欧豪村,是个仅有580位居民的小农村,占地约400公顷。

  1990年起,村民终于无法忍受欠佳的生活条件,决定进行生态改造。1993年,欧豪村达成杰出的成果,赢得德国联邦农村更新金牌奖;1996年,欧豪村被欧洲各国选为:

  「欧洲生态示范村」

  那么,这座朴实安逸的小村庄,

  是如何做到兼具生态和现代化的呢?

  农村景观回归自然

  · 去除柏油改铺透水砖

  · 缩窄道路、两侧辟绿带,以吸收地表径流

  · 大量植栽、绿化景观,还居民一个绿色环境

  七十年代,人们因关心卫生而开始铺设柏油路,如果有树,树叶掉在地上,就会弄脏街道,而且还要清扫。开始改造后,欧豪村人开始改变心态,了解到绿色环境才是永续之道。

  曾经的欧豪村里,停车场和道路由水泥或柏油材质铺成,但如今已部分铲除,以植草的地面、透水砖或自然石取而代之。

  欧豪村负责人表示:“我们用水量愈来愈多,造成地下水位降低,因为水经由排水管排掉了,而不会进入地下水层。如果不用水泥柏油路,水就可以回到土壤里。”

  重现土壤、植物和碎石,等于设置天然的集水和导水系统。比起混凝土排水沟,更能活化资源及涵养地下水源。道路两旁辟绿带,吸收的水分又回流成地下水再利用,从家家户户的水龙头里流出来。

  欧豪村民:“我们喝的水,可能是百年前的人喝的水,为了下一代,我们必须保存地下水。”

  身处宁静的欧豪村,看不见一辆辆的砂石车呼啸而过,这是因为水泥路的边缘已改成绿带,道路内缩减了两公尺左右,道路的变窄自然使车子开得较慢,除却许多噪音。

  此外,因某些路段的人行道也因需求量不大,只留一座在马路的一侧,“够用就好”。


  空间规划利用

  欧豪村临近邦内第二大鸟类保育区,所以建设、农业方面等都受到相关限制。例如,农人只能在鸟离巢后才能收割其作物,因此一年只能一获,具生态价值或特有物种等地区,禁止开发成农田。尽管会有相应的补贴政策,但空间的制约使得欧豪村村名懂得:受限越多的地区,越得善加利用它的空间。

  鸟类保育区延伸到了欧豪镇上建筑区的边缘,也就是说小镇是不可能向外扩张的,也不可能扩增建筑物,因为,规划变得很重要。

  镇上废弃的学校在空置后,被改建成矿业博物馆(矿业曾是欧豪镇的传统产业),维持生态环境水平的同时,文化遗产也幸而保存延续。

  农业曾是小镇居民的主要收入,“我们只有二十公顷农田,光靠农业收入。很难很好地生存。”在欧豪镇经营家庭式旅馆的提格斯说道,在旅游业兴起的时代,欧豪镇抓住时机成为旅游结合农业的典范,提格斯的旅馆聚焦于家庭式的假日农场,“小”也成了优势,让客人觉得很温馨。

  小镇度假村内林荫满布、流水潺潺,为旅客增添野趣

  由木头搭建、屋顶铺设太阳能板的绿色建筑是德国自然与生物多样性保育协会的展示中心。

  活化农村资源

  提格斯经营的旅馆,不仅能接待游客,还出售电力资源,旅馆的一间小型马场屋顶上,铺设了三百平方公尺的太阳能板,它们制造电力,并与德国市电并联,一度电售价零点四三欧元,保价收购二十年。

  提格斯说,他们当初投资了十二万欧元,之后获利稳定。德国政府于2000年制订的《再生能源法》,对于再生能源占比、优先使用权、以及收购价格等,都有明确的规定,因而促进了国内绿能产业的蓬勃发展。

  提格斯所在的村子的边缘,一边是蓊郁的森林,另一边则是几年前暴风所击倒的树群。这些遭雷劈倒、或遭虫害而亡的树,被村民再利用,成为燃烧发电的原料。欧豪镇还在建一座生质沼气工厂,利用农村丰富的牛和猪的粪便,沼气发电。如今,此区域已自给自足地使用洁净能源,售电的行为将让更多村民获益,使之成为一个再生能源村。

  实践环保,坚持有机

  柏林围墙倒塌后,很多居民认为应该改变农耕的方式,必须找出与大自然相处的新诠释,因为他们意识到之前的耕作方式有问题。但同时他们仍沿用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施行的合作社方式,多数人决定继续待在一块儿,而不是分割土地。他们延续合作社农场的经营模式,只是变成有机耕种。

  传统耕作时,杂草和昆虫都会被农药消灭,而这里则有很多杂草。另一方面,如果利用肥料和农药集约耕作,作物秆会排列得很密集,以致鸟类无法在作物间飞行,此外,也没有昆虫栖息,因为缺乏空间、阳光和杂草,导致小动物没有食物可吃。

  这里就没问题,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欧豪村民自家后院的小菜园,施以堆肥、粪肥,有机农作已融入日常生活当中。

  这里的有机乳制品,因农场里的牲畜喂以天然饲料,而吸引附近的都市人在周末假日前来尝鲜。

  农场自制混合药草、植物、动物排泄物的天然肥料,种植萝卜、洋葱、色拉叶、南瓜,以及牧草、青贮等牛饲料,哺育五百五十头乳牛。

  原本班豪只提供牛奶和谷物,并没有做成奶油或干酪,以及其他谷类制品,随着口碑传播,业务开始扩张,如今每天都有贸易商的货车,往返载送农产品至柏林的有机商店。除此之外,他们也将商品送至柏林的私人住宅,目前一周送牛奶给一千五百户人家。

  新鲜、有机的产品,已渐渐掳获人们的认同与需求。

  职场新人应提前做好功课,了解自己的市场价值,会对找工作有很大帮助。那么德国的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Einstiegsgehalt)多少呢?这些数字都和哪些因素相关?

  首先一个好消息就是,2019年德国高校毕业生的起薪比过去有所增加。根据求职平台Stepstone的2018-19年度毕业生薪水报告显示,2019年德国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为(税前年薪)44310欧,即税前月薪3692.5欧。这个数字比一年前高1000欧,是个可观的增幅。

  有哪些因素影响毕业生的起始薪资呢?

  企业规模

  Stepstone报告显示,一般来说,企业规模大小和平均薪水高低成正比,其中包括毕业生起薪和日后升幅空间,尤其是大企业(Gro?konzerne)。统计显示,规模为1-500人的企业平均起薪(税前年薪)41308欧,501到1000人的企业为44816欧,1000人以上大企业为48373欧。另外大企业给予额外津贴的情况也更普遍。

  企业所在地

  企业所在州份也是企业起薪高低的一个重要因素。总体趋势是,南部州份起薪最高,东部州份(尤其是前东德地区)起薪最低。其中巴登州以46780欧(税前年薪)位居首位,其次是拜仁州45900欧,黑森州45801欧。最低的三位是萨克森州38607欧,萨克森安哈尔特州38840欧和图灵根州39202欧。值得注意的是,柏林以40201欧排名倒数第五……

  高校学历

  高校的学历也是影响起薪的重要因素,其中本科毕业生税前年薪为40553欧,研究生毕业税前年薪则高14%,为46199欧。总体来说,学历越高起薪越高,在日后薪资增幅也更可观。在德国就业形势良好,高质劳动力匮乏的情况下,很多企业愿意为人才多掏腰包。

  求职者的学科背景

  有时候学科背景和毕业所从事的职业不一定完全相关,所以学科背景和行业可以看作两个不同的因素。笑得最灿烂的当然是学医的小伙伴,平均税前年薪达到52668万欧元,紧接着是自然科学(48812欧)和经济工程学科(48696欧)。而排行榜最后三位是历史和文化研究,税前年薪为34764万欧,人文学科(35151欧)和教育类(35917欧),这三类学科都远低于德国毕业生平均起薪。详细学科领域的起薪情况见下图。

 

  职场中的行业领域

  同样的学历,在德国社会中不同的专业领域的起薪差别更是明显。其中起薪最高的是工程类、IT类和采购,物料管理,物流领域,起薪最低的行政文秘类、设计建筑类和教育社会领域。详细职业领域的起薪情况见下图。前三位分别是化学石油工业(51729欧),银行业(51382欧),汽车及零配件(51089欧),后三位分别是教育培训(38010欧),广告、市场营销和人力资源(35296欧),旅游文化体育休闲(34810欧)。

  

  以上都是2019年德国就业市场情况的平价参考数字,当然不能把学科、专业当作一块铁板来看,而忽略个人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在求职过程中,个人能力、品质和职业发展潜力等因素都是不可忽视的力量。希望大家做好功课,了解自己的优势劣势,扬长避短,在求职路上勇往直前!

  在德国,妇女经期卫生用品的税率可望从2020年开始降低。不过批评人士认为,在此之前,应该整体检讨税收政策。

  德国政府正在制定计划,从2020年开始将卫生棉条和卫生巾的销售税从19%降低到7%。在德国,增值税的税率一般为19%,部分商品(如食品、农产品、出版物等)为7%。

  周五(10月4日),德国财政部长、社民党人朔尔茨( Olaf Scholz)向媒体证实了这个消息。他说: “许多妇女为此而抗争,现在我们正在让它变成现实。”

  此种减税措施是2020年年度税收政策调整计划的一部分。目前德国议会正在讨论调整的细节。今年9月,德国保守派党政党基民盟和基社盟的发言人对此减税也表示赞成。朔尔茨提议该项减税计划能从2020年1月1日起生效。

  全球抗议运动:减少“姨妈税”

  这是抗议“卫生棉条税”(tampon tax)这个全球运动的部分战果。“卫生棉条税”是指妇女经期卫生用品被课以重税(中国网民称之为“姨妈税”)。

  一场网络抗议活动,以“经期不是奢侈生活”为口号,已经征得超过18万个签名。

  根据德国税法,较低的7%税率适用于日常生活必需品,而较高的19%税率适用于奢侈品。实际上,一种商品的税率是怎样确定的,常常让人不明不白。

  在德国的一些州,例如图林根州和不来梅州,妇女卫生用品的税率已经降低甚至完全取消。欧洲议会支持这一减税运动,并鼓励欧盟成员国效仿。

  税收政策的一致性问题

  大多数政治人物都赞赏这一改变,但是也有人批评当前的消费者税政策缺乏一致性。什么东西该减税,什么东西不该减税,没有个明确的说法。

  社民党议员宾德(Lothar Binding)对德新社记者说:“用新鲜树枝制成的花圈可以减税,用干树枝做就不行。骡子可以减税,而驴子却不行。”

  宾德认为应该避免“不合理或对社会生态有害的减税”,比如在游轮上用餐就不该减税。

  德国审计法院院长谢勒(Kay Scheller)对此表示赞同。她接受《商报》(Handelsblatt)采访时说,在增加新的减税项目之前,需要调查减税产品数量不断增长的原因。

  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