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美国大学在科研方面引领世界?哥大的专家这样评价!

(2020-07-14 00:54:16)

  Miguel Urquiola——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兼系主任,他的着作《市场、思想、和金钱:美国为什么在大学研究中居于世界首位》,其中提及了美国的历史和与欧洲高等教育的关系,还包括常春藤的萌芽等。

  Miguel Urquiola表示,美国大学的历史非常不同于欧洲国家,他们在其独特的经济道路上“分道扬镳”,并使得欧美的大学都在20世纪后期成为科学研究的翘楚。

  尽管书中的数字显示美国的某些科学素养大大落后于许多欧洲国家,但事实上是,美国成为世界首位这件事还是发生了。

  例如,从数据来看,美国学生从2003年到2012年的平均成绩远远落后于德国、法国、和英国,在竞赛和平时表现上都不如英国学生,但是,为什么美国各个大学获得诺贝尔奖的频率高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呢?为什么数量上也占有绝对优势?

  Miguel Urquiola的答案是,美国在研究上处于领先地位的原因在于,其高等教育一直以来向着自由市场的方向发展,而在欧洲和东方国家,则背道而驰。

  正如Miguel Urquiola所说,自20世纪以来,美国高等教育遵循了三大原则:

  1.自我规则:各个机构可以制定独特的发展道路

  2.自我进入:各个机构可以自行制定规则

  3.自我范围:各个机构可以自行选择提供的服务

  内战以后,学术和文化崛地而起,在这短时间里,美国学术界的规模迅速增加到了近5000所院校,达到当代的高峰。其中,始于1636年的哈佛、建校于1701年的耶鲁、1746年成立的普林斯顿,无一例外地实行自治,并且有很广的自由范围。

  相比之下,在相同的时间段,也就是20世纪初,一直是世界学术研究领导者的德国大学,普遍得到各个州政府的支持,所以远非“自治”。还有英国的大学,像牛津和剑桥,也仅仅是保留了少部分的自治权。

  Miguel Urquiola表示,正是美国大学拥有更多的自由性和灵活性,所以才能在竞争市场中脱颖而出。一方面,美国大学的研究项目并不是既定的,而是由学生作为主导,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课题。因此,除了学术本身,还有学生们自身的热爱。

  另一方面,正如经济学家Becker指出的那样,人们购买学校的教育服务时,不会像买电话卡那样的消费品一样,而是在进行投资,为以后的职业市场做准备。所以,他们考虑的肯定是人力资本和金钱资本,也就是为了职业去做准备的时候,哪种服务对自己最有吸引力。

  在这种情况下,较大规模的自由市场似乎更有吸引力,因为美国大学在高强度的竞争中多颖而出。虽说没有什么可靠的办法来评估一所学校怎么样,但是其教学质量,学习效果,师资力量,优秀的研究人员都起到了作用。

  美国大学的自治性还体现在其他方面,比如随着学校的发展,他们的“分工”开始有所不同。内战之后,康奈尔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专注于高级研究,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因为其顶尖的教授专家而闻名。

  又比如说加州理工学院注重技术的培养;哈佛在找寻最聪明的人;斯坦福招收很多校友和教职工的孩子;普林斯顿是名副其实的精英学校等...

  这就意味着,各个大学的优势不一样,但又能齐头并进。也许除了自治性之外,是美国社会的工业化促成了这一现象,比如对各种技能的需求日益增长,也就需要更多的人才和更高的研究能力来应对市场——学生人口的吸引力取决于学校的好服务。

  Miguel Urquiola说,如今的大学开始表现得像企业,为了获得成功,他们开始变着花样提供各种服务,这表现为美国高等教育持续紧张的现状。招生人员会不断地调整“配方”,其中包括学术成就、运动能力、文化多样性、财务补助等,这样的良性循环,自然促进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

  刚刚可能提及了美国大学跟其他教学制度、办学经验等有何不同,但还有一个复杂的问题:美国目前的学术状况是如何从非常卑微的起点演变到现在卓越的研究水平?

  跟美国大学一样,欧洲的大学也做了很多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比如他们对学校结构的控制要严格得多,这体现在对招生水准的限制上。一般情况下,他们会选择在学业上更胜任的学生,而在美国,除了学习外,学生各方面的全面发展更重要。

  但是所谓精英院校里的“精英”,可不都是书呆子,当这些在学业上数一数二的人才进入社会后,可以发现他们并不会难以适应,而是有着非常自如的社交技能,或许这也是在美国大学中学会的能力之一。

  此外,学术研究的发展离不开经费。在普通的学校中,管理人员通常会敦促教师申请获得某些费用作为研究经费,但同时还会抱怨经费过多,给学校增添压力了。

  反而在类似的精英学校,学费往往非常固定,一直保持不变,因为他们没必要为了市场的“供需关系”所操心。就好比在疫情期间,精英大学可以毫发无伤地度过危机,是因为就算四周有潜伏的危机,还是会有一批又一批的人渴望拿到那一纸offer,渴望走进美国精英学校的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的研究经费依然也十分丰厚,还能使用一些机会获得联邦赞助,再加上校友捐赠,根本不发愁钱的问题。

  Miguel Urquiola在文末这样描述美国的高等教育——美国在研究领域拥有绝对的领导能力,虽说其系统比较混乱,难度比较高,但是由于竞争的远古,他们的运作情况还算不错。

  虽然今年大流行期间的未知数很多很多,但根据美国各大学的预测,未来在一两年仍会有一个较大的回升。毕竟学术优势存在,教育始终是一种刚需。

意向国家:
您的姓名:
联系电话:
联系QQ:
咨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