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血亏!早早买下4个亿保险的“神算子”UIUC,这回可能一毛钱都拿不到....

(2020-08-22 02:01:40)

  众所周知,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美国大学们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UIUC的一名教授在早早就预判出中国留学生数量可能减少,并想出了一个“神操作”——和保险公司签订对赌协议,如果生源不足导致学校财政收入损失,那么保险公司将会提供理赔。如今这一情况真的成为了现实,但精明的保险公司真的会同意赔偿吗?

  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Education)的数据,在2018-2019学年共有110万左右的国际学生选择赴美接受高等教育,在这一年里,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做出了近450亿美元的贡献。

  众所周知的是,随着魔幻的2020年进入全球疫情时期,这样的“教育经济”受到了严峻挑战。绝大多数国际学生都面临签证和国境封锁等不可抗力,因此几乎所有美国大学都将损失可观的国际生入学人数,以及来自于国际生学费的财政收入。

  在疫情之下的一片萧瑟中,有一所大学及其“幕僚”因为未卜先知地预测到了近年来包括疫情在内的一系列“国际动荡”,而备受关注,这所大学就是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简称UIUC。


  说到UIUC的“神预测”,就不得不提一位与之密切相关的人物,UIUC商学院院长Jeffrey Brown。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Brown教授本科毕业于迈阿密大学(俄亥俄州),在哈佛取得公共政策硕士学位,之后又在MIT拿下了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2002年供职于UIUC之前,Brown教授曾短暂受聘于美国政府,以高级经济学家的身份担任白宫的经济顾问之一。他的学术研究主攻方向是“公众互动”与“私立保险”,这为后来的“神预测”做了重要铺垫。

  在加入UIUC十三年后,Brown教授于2015年出任UIUC最大的学院之一,Gies商学院的院长。作为管理高层,UIUC的商学院有近一半的研究生来自中国,更为出名的工程学院也有27%的研究生来自中国,本科生中的中国学生也不在少数,这些学生的学费是学校两大学院的重要收入来源。

  在中国留学生人数逐年上涨的时期,什么样的情况会严重影响中国学生就读UIUC的人数呢?

  Brown教授进行了一些假想,其中最突出的两点便是:政治因素与大规模流行病。其中政治因素这一点,随即就在2016年大选结束川普当选后显得尤为突出。

  敏锐的Brown教授把自己的专业才能投入了使用,他组织同事共同商讨,研究各种公共政策和商业保险条款,目的是为了与保险公司签订一份“对赌协议”:如果入学人数正常,那么财政收入正常;如果入学人数减少,那么可以靠保险赔偿弥补财政收入。这便是用对冲的方式减小学校因为各种因素损失财政收入的风险。

  终于,在历尽一年多的研究工作后,Brown教授于2017年代表学校委托全球四大保险经纪公司之一的威达信集团(MMC.N),与安盛(AXA XL)等保险公司签下了一份为期三年的保险协议,也就是今年被津津乐道的“神操作”——三年内,学校每年支付42.4万美元,用以保障最高至6100万美元的各种学校财政收入损失,其中,因为“大流行病”而导致的收入损失最高可被保至3600万美元。

  这份事后被证明像“开了天眼”一样的保险协议,实际上也曾经被其他一些美国大学考虑过。据报道,塔夫茨大学、艾默森学院、罗德岛艺术学院都曾经明确表达过对类似保险的兴趣,但最终没有购买。塔夫茨大学和艾默森学院都表示过保险的购买价格是学校的主要担忧。

  而真正有胆量并做出了实际操作的UIUC,早在2018年,川普政府连续出台制裁中国政策、反移民政策、开启中美贸易战序幕之时,就因为这次成功的保险对冲被媒体请上了头条。

  在2019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Brown教授表示,“在2017年时,我最大的担心就是我们突然迎来一场大流感,导致没有一个学生能来学校正常上学。”

  没人想到Brown教授会一语成谶,对于大规模流行病的担忧再一次成了现实。2020年的全球疫情使得包括UIUC在内的美国高等学府们受到重大打击,许多学校都想尽办法在维持接下来的校园运营。

  而就在大家以为UIUC会因为17年的神操作再度从保险身上获利时,事情却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UIUC早在去年十月,就已经开始准备延长今年五月到期的那份三年保险。

  按原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学校将和保险公司在去年圣诞节前就签订新的协议。然而,由于学校内部的一些繁文缛节造成的失误和拖延,导致学校一度需要更换自己的保险经纪公司,而这样的更换根据州律需要为期几个月的审核,这大大延缓了完成新协议的工作进度。

  这样一拖就拖到了2020年初,直至全球疫情爆发,美国逐渐成为感染人数最大国,各行各业的形势也开始急转直下。

  早在一月底的时候,UIUC的风控员们就意识到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他们联络保险经纪公司希望在3月1日前得到新的保险条款。Brown教授后来在接受采访时也说,在二月的时候,他已经收到了四面八方来自学校和社会各界的询问,希望能够得知一些相关情况。

  终于,在今年3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成为“全球流行病”前的一天,UIUC收到了更新后的保险协议。

  这回,发现大事不妙的保险公司精明多了。

  首先,在这份新的保险协议中,保险费首先上涨了一半以上,从原来的三年127万美元涨到了三年195万美元。其次,与流行病相关的保险赔偿从3600万美元降到了2000万美元,最重要的是,这其中还不包括Covid-19新冠疫情造成的直接损失。

  严峻的疫情摆在面前,赔本的买卖保险公司肯定也是不做的。

  而接下来,就在UIUC的代表们还在就这份协议的条款细节与保险公司沟通时,美国的新冠疫情开始爆发性增长,UIUC想要签署的保险协议中的赔偿条款开始进一步缩水。

  一些UIUC和保险经纪公司之间已公开的邮件显示,在3月27日,安盛公司已经准备继续削减有关“传染病”的保险赔偿金额。保险公司的原话类似于,“我们也很抱歉,但是疫情当前,我们也没办法”。而到了几周之后的4月底,原本出售给UIUC保险的五家保险公司中,有三家已经不愿意再将“政治风险”和“传染病”写进保险条款中,这意味着UIUC将很难在未来,继续通过保险去对冲那些严重影响学校财政收入的因素

  长远来看,在未来大环境不景气的日子里,美国大学想通过像以往这样的成功投资,来缓解学校财政压力的可能性,也只怕会越来越小。

  已经非常未雨绸缪、胆大心细的UIUC学者们可能也没有想到,尽管前几年的研究和忧虑已经被证明是超前的、正确的,但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几年世界局势的变化之快、之猛烈,并且最终败在了办事效率上,可见拖延症真是害人。

  表面平静顺利、欣欣向荣的国际关系和留学形势,底下却是无人能准确预测和阻止的暗流汹涌。哪怕是再识古通今的大学者,恐怕也难以完美应对“黑天鹅事件”不断发生的年代。

  正如一直被誉为“开了挂”的Jeffrey Brown教授自己说的那样,“我真的不是有什么水晶球(有预知未来的能力),这事儿倒是被吹得挺有趣的。”

意向国家:
您的姓名:
联系电话:
验证码:
联系QQ:
咨询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