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美国大学成绩单大改?这个新评价方法,竟获哈佛等百所名校认可

(2019/5/8 17:12:12)

  一直以来标准化考试成绩是中国留学生申请美国大学时的强项。相比于美国本土的白裔非裔来说,超高的标准化考试成绩似乎凸显了我们学习能力的强大。然而,美国大学真的这么看重考试成绩吗?自去年开始的“去标准化成绩”的浪潮中,我们似乎渐渐了解了它背后的含义.....

  近两年,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与明德学院等一众美国高校开始了选择性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test-optional)的政策,即美国学生申请大学时可以提交SAT 等标化成绩,也可以不提交相关成绩单。

  这些高校试图以此来更丰富、更多元地评估学生,标准化考试在个人档案评估中的实用性和参考性也似乎在不断减小。

  应着这一趋势,2017年5月10日,创始才两个多月的MTC联盟(Mastery Tran Consortium)一鸣惊人,吸引了美国100多所知名私立高中自愿参与。

  其中包括藤校录取比率极高的诸多顶尖私立高中,如菲利普斯安多福高中,菲利普斯埃克赛特学院,纽约的道顿学校等。

参与联盟的学校名单(部分截图)

  该联盟最吸引人之处在于,他们推出了一套全新的以学生能力为基础的A New Model。

  MTC声称,新版成绩单将能透明地、具体地、真实地展现学生在课堂内外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

  如今, MTC的成员校已经发展到了全球二十多个国家,中国也有学校加入其中,比如探月学院。

  A New Model可理解为“综合素质成绩单”

  MTC推出的A New Model是一套完整的评价体系和技术,在这个评价体系下,不同于传统的以科目、时间和成绩为基础的成绩单,学生不会得到任何字母或是数字形式的分数。

  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会通过某个课程或具体活动获得能力学分(Mastery Credits),由此可视化呈现学生在几大主要维度上的基本能力,如:学术能力、领导力、沟通能力等。

MTC官网截图

  具体评估学生的哪些能力,取决于采纳这套体系的高中学校。MTC志在将全新成绩单推广至公立高中,由此改革美国高中生的评价方式。

  尽管这套新的评估体系还在研发完善阶段,尚未正式投入使用,但MTC已经获得了来自多方的认可与支持:它吸引了Edward E. Ford Foundation史上最大的一笔善款——2百万美元。

福特基金会是一所有着近六十年历史的

美国教育基金会

  其综合评价体系也已获得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达特茅斯学院,威尔斯理学院等百所大学认可,还收获了有“教育创新领域奥斯卡”之称的“重新想象教育”K12年度金奖。

该评比由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

  MTC认为这种传统的成绩单是“坏掉了的工具”(A Broken Tool),甚至给传统成绩单这柄“破锤”,定出了下述“七宗罪”:

  专注信息的获取,而非如何创造意义

  工业革命的残余,是流水线式的产品

  假定单一教师给出的分数是可复制的、合理的、并且有意义的

  忽略了非智力因素,也就是品格特质

  在多学科交叉的现实世界中,鼓励各个学科的分离

  教会孩子们重视外在而非内在动机

  放大分数效应,抹杀掉个别学生所表现行为的任何潜在价值

传统成绩单的“七宗罪”

  相比专注于当前这个已经不能很好地服务于学生、教师以及大学录取专家的“破锤”,MTC希望通过更加关注“综合素质”,来改变大学招生官和准备大学申请的高中生之间的关系,由此为广大学生谋取更好的福祉。

  那么,MTC的评分机制如何解决这样的现象呢?

  原来,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个固定的评审委员会,负责决定学生是否能够得到特定学分。

  也就是说,不管这个学生是哪个老师教的,最终TA的作品都会交由同一群人用同一个标准来评判是否够格得分,能够保证几乎绝对的公正性。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综合素质成绩单的模型中,学生的“成绩单”其实只是一个网页的首页而已——“综合素质成绩单”并不是传统可打印的纸质成绩单,而是个交互式在线系统。

第一版评价系统

  上线的好处,并不止于方便发送给大学招生官;其真正的核心点在于,电子版“综合素质成绩单”允许招生官点击学生的每个指标,查看学生所在学校对这一指标的详细解读,以及学生拥有该项素质的实际证明。

  在这个系统中,空口无凭是不行的。学生挣得的每项学分(earned credit)都必须有具体可追溯的事实证据,比如学生的实验报告、课内小作文等等。

  这里以一份新式成绩单样板为例,学生被评估的八大能力如下:

  分析和创造性思维

  综合沟通-口头及书面表达能力

  领导力及团队合作能力

  信息技术及数理能力

  国际化视野

  适应性、首创精神与探险精神

  兼顾伦理与公正的决策能力

  思维习惯

  理论上来说,就这张成绩单本身,受过训练的招生官可以在三分钟内完成阅读。如果他们对其中任何一条素养的评估标准有疑惑,随时可以点击查看它的评分细则和作为考核证据的学生本人作品。

  听上去的确很完备。可又双叒叕提出疑问——在示例成绩单考核的8个标准中并没有“努力”这一考核标准。

MTC示意成绩单

  原来学生们至少还有标准化考试的成绩可以展现自己的态度和进步,如今所有的考核均以 “能力”、“素养”为评价基础,这是否会忽略那些天资未必顶尖,但勤奋上进的孩子所做的付出?

  面对这样的疑虑,Dr. Looney仍然显得不慌不忙。原来,对于某学生是否挣得某特定学分的判断并不是“一次性”的。

  学生把自己的作品上交后,如果该作品没能满足要挣得某特定学分的所有标准,作品会被退回给学生,并且附上如何修正才能达到要求的改进建议。

  也就是说,即使一开始没能做出足够达到指标,或者说是“能力还不够”的作品,一个学生不会因此而被判“死刑”,而是有继续修改并且通过努力将自己的作品提升到学分要求水平的机会。同时,修改过程本身也是在提升学生的能力。

  在MTC的评估体系中,学生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新评价系统的特点

  综合素养成绩单的透明性,不仅体现在其面向大学时每项指标后面都有详细的标准细化和补充材料,也体现在其对学生和家长的公开性。

  每个学生都可以登录自己的成绩单网页看自己已经挣得的综合素养学分。家长们也可以登录到孩子的网页看到自己的孩子挣得了哪些学分。

  并且,比起招生官只能看到已经完成审核和上传的佐证材料,学生还可以看到自己还在修改状态尚未上传的作品和相应学分,并且在完成修改以后自行点击上传。

  可是,如果学生高中四年的学习过程和动态轨迹几乎悉数被记录在了这么一套在线系统里,那其成绩单的“材料包”是不是会大大增加招生官审核学生申请时的工作量?

  对此,给出了回答:“是,也不是”

  尽管在这套新系统里,招生官的确多了很多可以看的东西,每个学生的资料都相当于是其高中四年的压缩包。

  然而,在对各个学校制定的综合素质单元及其相应标准有所了解之后,招生官便可以通过三分钟内快速浏览成绩单首页的各项评估而充分了解一个学生。

  由于这套新的成绩单系统完全电子化,他们还在开发新的算法和操作机制来帮助大学招生官们简化招生选拔流程。

  新旧系统下教师工作内容的对比

  比如说,招生官们可以通过搜索关键词来把所有来自同一个高中的申请者档案归到一起看,从而更快地在一个学校内做横向比较。

  又比如,MTC还准备开发一个快捷方式,让招生官们可以一键从某位申请者的写作佐证材料中随机抽取三篇,从而比较可靠地得到一个该学生写作能力的大致概念,而不用看完该学生所有的写作材料。

  再比如,当招生官们在有目的地寻找人才时,可以通过设置排序方式来挑选学生。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个大学在寻找数理能力强的学生,他们就可以将所有学生的排序设置成“数理思维”维度得到学分数从高到低,从而有针对性地挑选到在特定方面最强势的学生。

  有关新评价系统的思考

  说了那么多MTC新评价系统的精细设计和好处,但细思下来,在现在的美国本科申请和升学竞争大环境下,一些问题能否得到解决仍然需要观察,某些固有趋势恐怕也并非能靠一个新的评价体系就能改变。

  其一, MTC联盟中大部分学校是那些每年为精英大学们输送人才的主力高中。

  究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参与这样一项前沿创新教育项目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师资、财力与管理能力,也取决于不同学校对于教育和升学本身的重视程度。

  如此看来,改变美国学校整体评价方式的目标还较为遥远,美国教育选拔机制中可能引发的阶层固化趋势仍然存在。

  其二,新系统仍存在主观评价的可能性。

  尽管在MTC综合素质成绩单的评估系统中,大部分学术能力学分的授予背后都有详细的标准解读与学生个人作品背书。

  但对于一些抽象的核心素养(如领导力,判断力,韧性等),仍然需要一些叙述性材料(如老师的评论)作为支撑,但这其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主观情感的影响。

  与此同时,大学招生官在审核资料阶段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情绪干扰与随机因素(如系统出现错误,某个学生的资料分拣失败)也仍然不能通过这个新成绩单系统被完全消除。

  其三,人们形成已久的应试思维仍然无法在短时间内被这一新评估系统消除。

  正如本来应该是作为“逻辑与学术能力考察”的美国高考SAT和ACT,也已经被各机构的“应试技巧”所攻占,即使是面试,市面上也有相应的辅导课程,帮助人们包装出一个“更容易获得青睐”,而非他们最真实的形象。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另外一点,就是美国顶尖大学的整体氛围偏自由,且很多都希望寻找拥有“团队协作能力”、“领导力”和“沟通能力与协商技巧”的学生。

  而在MTC综合素质成绩单里,虽然大部分素养都需要佐证材料的证明,但这类“软实力”仍然主要是通过他人叙述来证实。也就是说,学生仍然有机会通过“展现出某些特质”来获得认可。

  对此,比起面试时可能跟你素不相识的面试官,在MTC的系统中,判断一个学生是否具有特定素养,以及提供佐证陈述的是同一学校的老师。

  换言之,就是学生可能需要持之以恒地向朝夕相处的老师展现出某种形象,才能获得某特定综合素养学分,而这也就在无形之中给“形象包装”这种“作弊”行为增加了难度。

  国外也好,国内也罢,我们都在试图摸索出一条更人性化、更公正的升学选拔机制,也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MTC的尝试能否如愿,能否在今后的应用过程中不断迭代,带来更让人满意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